首页 ->> 滚动新闻 ->> 正文
分享到:

男子欲偷尸造车祸骗保 寻觅无果后杀流浪汉

http://www.cyol.net 2015-06-04 09:57 中青报订阅 收藏本页

来源:检察日报 杨永平 宋洁

  嫌疑人指认杀人现场及制造车祸现场

  “丧子”之痛

  甘肃省陇南市,2015年4月11日凌晨1点多,把儿子送到村庄对面的盘山公路上,看着儿子发动车要走了,对儿子叮咛了一番,李老汉便返回家里继续睡觉。迷迷糊糊中听到“嘭嘭嘭”的几声巨响,李老汉略一犹豫间赶紧穿上衣服跑出去看,只见公路下方的深沟里有辆面包车正在燃烧,火光冲天。

  想到偏僻的村庄平时很少有车辆来往,再想到深更半夜刚刚开着面包车离开的儿子,李老汉猛地意识到一定是儿子出了事!这个突如其来的变故犹如晴天霹雳般击中了李老汉,他顿时扑倒在地呼天抢地哭喊着“我的娃!我的娃!我的娃没救了!”凄厉的哭喊声划破了山村的宁静。

  闻声赶来的村民们看到沟底燃烧的车,听到李老汉悲痛的哭喊,一下子全都明白了眼前所发生的一切,不约而同地围拢过来,一边苦苦劝阻还想冲到火里去抢救儿子的李老汉,一边紧张有序地商量着怎么帮李老汉处理接下来必须要做的事。

  快凌晨3点了,正当大家还抱着一丝希望仍在焦急地等待的时候,被派去查看事故现场的几个小伙子赶了回来,说车烧得只剩下一个变形的铁架子,里面有一具烧焦的尸体,头部面目全非,腿都没了……话还没有说完李老汉就昏了过去。

  杀人借尸

  从兰州回到陇南快一个月了,因为要忙着联系自家公司的业务和实施一个计划,李石林没有多少时间回到离城近一小时车程的老家,况且母亲在兰州帮他带孩子,父亲又常年在外揽工,弟兄们分家另过各忙各的,回去了也常常是孤身一人,所以他在城里的宾馆包了一间房住着。白天,他到处跑业务,晚上10点以后,驱车到老家周围乡镇的农村,为实施一个计划到处寻找一件必不可少的“道具”—一具新近死亡的尸体。

  已经连续十多个晚上出去寻找但却空手而归,而再过两三天不得不返回兰州了,为此他既不甘心又很着急。

  4月9日凌晨3点多,忙了大半晚上寻找尸体依然无果,李石林顿感身心疲累,他沮丧地把车停在路边小睡了一会儿,醒来后驱车准备回宾馆。当车行驶到一个旧砖场附近时,发现靠山根的路边躺着一个人,他下车察看了一下,原来是一个六十来岁的老头儿,身材瘦小,蓬头垢面,邋里邋遢得像个流浪汉,正靠在背篼上睡觉,踢了一脚也没什么反应。

  李石林犹豫了一下,返回车上继续前行,一边慢慢地开着车一边激烈地做着思想斗争,想了好一会儿还是决定“做”。他把车倒回老头儿躺着的地方,从车里翻找出一根小拇指粗三四米长的尼龙绳,戴上平时干活用的手套来到老头儿身边,李石林直勒到他没有一丝挣扎迹象了才住手,随后他慌乱地把尸体拖上车,将现场遗留的东西塞进车里拉到白龙江边扔掉,然后驱车回到宾馆。

  制造车祸

  尸体放在车里已经两天一夜了,天气越来越热,再不处理掉,不但所有计划全都泡汤,还有随时被人发现的危险!李石林紧张盘算着。

  到晚上9点多,李石林打电话确认父亲已经从打工的镇上回到山上的家里,然后他把车从城里的宾馆开出来,乘着夜色悄悄地向家里驶去。一个多小时就到了村口,他将车停在离村子对面百十米远的乡村公路旁,步行回到家里。进门后,李石林给了父亲2000元钱,找到之前电话里说好要回来拿的东西,向父亲要了家里存放的半桶汽油(约4公斤),说休息一下要连夜开车赶回兰州,乘坐明天早上的飞机赶去广东佛山参加公司的年会,汽油是路上备用的。父子俩没有多聊几句就睡觉了。

  凌晨1点多,李石林起床和父亲道别,李老汉执意将儿子送到公路上。看着父亲返回,李石林假意开车离开。走了一段,估摸父亲可能睡下了,李石林又把车倒回来,选择了一处崖高路陡的地段把车停下,下车将尸体从后备厢里拖出来,用事先准备的被子裹好,将随身的一串钥匙塞进被子里,然后把尸体搬放到车的后座上,往裹尸体的被子上和座位上浇上汽油,再把车挂成空档。做完这一切,他用常用的号码向父亲拨打了最后一个电话,说是忘了一件东西要回来取,然后长长地按了一声喇叭,将被子引燃,把车推下了悬崖。

  “当他们发现那串钥匙后就更加确定我出车祸死了!”逃走的时候李石林还在得意那一时的“机智”。

  干尸风俗

  李石林,男,现年27岁,甘肃省陇南市某村农民。小学毕业后到河南、上海、江苏等地打工。2013年后一直在兰州经营瓷砖生意,是某品牌瓷砖的甘肃总代理商。李石林常年在外奔波,一直想给自己买一份保险,由于资金周转困难迟迟没有决定下来。有一次无意中看到的一则新闻令他萌生了保险诈骗的念头。联想到自己老家及邻近乡镇的农村有停放干尸的风俗,他想到一个偷盗尸体用来制造自己出车祸假死,从而达到骗取高额保险金的计划。

  因为在李石林的老家一带气候比较阴湿,尸体不易腐烂,所以人死之后先不下葬,将尸体入殓后连同棺材放置在露天通风干燥的地方,等到尸体腐烂又适逢好的安葬时机才最后下葬。

  2015年2月,李石林按照计划与中国太平洋人寿保险公司兰州营销部签订了一份保险合同,受益人是他的妻子,选择的是意外事故和重大疾病两个险种,缴纳保险费1.3万余元,如果保险事实形成将会获得210万元的保险金。

  3月上旬,为拓展公司业务和实施保险诈骗,李石林回到陇南,苦于一直找不到尸体,于4月9日凌晨3点多杀死一名流浪汉,将尸体放在车上两天一夜,直到4月11日凌晨1点多人为制造了假车祸事故,并于当天逃回兰州。

  “车祸”发生的当天中午,火化尸体前武都区公安局要求李石林的亲人辨认死者,从粘附在尸体脖子上的一截尼龙绳、勒痕,尸体头部残留的头发、胡须的长短以及牙齿的异样差别中判断出死者可能不是李石林本人,最后DNA鉴定最终印证了判断。在DNA鉴定结果没有出来之前,根据当时的情形,李石林的亲人开始怀疑李石林可能杀了人,于是想尽一切办法联系上李石林劝其投案自首。4月12日晚,李石林在兰州通过电话向武都区公安局投案自首。他对为实施保险诈骗杀死一名流浪汉的犯罪事实供认不讳。

  2015年5月25日,甘肃省陇南市武都区检察院以故意杀人罪批捕了李石林。以案为鉴,奉劝各位读者,莫因为一时的贪欲作祟犯下了不可饶恕的罪恶,只有内心的平安那才是永远!(杨永平 宋洁)

【责任编辑:齐琪】
分享到:
更多图片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