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滚动新闻 ->> 正文
分享到:

“共和国涉文物第一大案”进入审查起诉阶段

http://www.cyol.net 2015-06-05 09:08 中青报订阅 收藏本页

来源:检察日报 李红笛 刘键 刘江东

  本案中盗墓者使用的金属探测仪

  本案中追回的文物

  近日,以辽宁省朝阳市公安局为主组成的专案组,会同北京、天津、内蒙古等六省市区公安机关,历时9个月,一举破获公安部督办的盗掘红山文化时期古文化遗址、古墓葬案。此案打掉盗掘犯罪团伙十个,抓获犯罪嫌疑人175名,追回涉案文物1168件,其中仅国家一级文物就多达125件,二级文物86件,三级文物200件,一般文物757件。其中有红山文化典型器物玉猪龙、勾云形玉佩、马蹄形玉箍、方形玉璧、玉龟、玉珏等玉器和陶器。已经鉴定的部分玉器还包括辽代的绿釉鸡冠壶、三彩釉字母狮形砚滴、灰陶羊樽及双耳带盖红山彩陶为国家一级甲等,属国宝级文物。堪称“共和国涉文物第一大案”。

  被抓获的嫌疑人中,有出身“盗墓世家”的“资深”盗墓贼,有“几进宫”的盗窃惯犯,还有很多是负责埋头刨挖的农民,也有在遗址抢救性挖掘过程中监守自盗的从事考古和文物研究的专业人员。6月2日,本报记者赶赴朝阳市人民检察院采访时了解到,本案已由公安机关移送检察机关审查起诉。四名疑似公职人员的嫌疑人目前在身份认定上尚存争议,办案人员正在核实中。

  朝阳市检察院公诉科检察官向记者解释,对嫌疑人主体身份的认定直接关系到适用的法条及对其行为性质的认定。如非公职人员的普通公民,其行为可能涉嫌盗窃、非法倒卖文物,如为公职人员则有可能对其以渎职、贪污的罪名起诉。本案其他嫌疑人中,有不少都有犯罪前科,有人曾因盗窃入狱两次,共服刑长达23年,还有的嫌疑人曾多次参与盗掘行为,甚至可能多达六七次。

  本案中,除盗掘团伙外,拥有文物收藏证、经营文物店铺的文物贩子给盗墓团伙“掌眼把脉”乃至坐地收赃,从而令盗墓团伙从盗掘地下文物始,逐渐形成了非法文物交易链条。文物贩子的存在加快了文物出手的速度,使得文物在短时间内多次转手。

  “辽宁省朝阳市是一座历史悠久的古城,市内不可移动文物共有6213处,占了辽宁省的四分之一。从史前旧石器时代、新石器时代直到清代都有,文物遗存非常丰富。最具代表性的就是牛河梁红山文化遗址。以及此地曾作为三燕时期(前燕、后燕、北燕)的皇城重镇,因此文物遗迹非常丰富。”朝阳市文化广电新闻出版局文物科的林女士向本报记者介绍。

  位于辽宁省朝阳市境内的凌源市与建平县交界处的牛河梁遗址属于新石器时代晚期的红山文化,距今有5500年到5000年的历史。1988年,该遗址列入“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已故中国考古学会理事长苏秉琦先生说:“红山文化坛庙冢三种遗址的发现,代表了我国北方地区史前文化发展的最高水平,它的社会发展阶段向前跨进了一大步。从这里我们看到了中华文明五千年的曙光。”

  一处古文化遗址,其价值不仅仅在于出土文物的可能交易价格,牛河梁红山文化遗址对中国上古时代的文化史、思想史、宗教史、建筑史、美术史的研究都具有重大学术价值。朝阳市文物管理办公室向记者提供的资料显示,牛河梁遗址的保护范围为56.25平方公里,是一处包括了不同类型的遗址的遗址群。在东西约10000米,南北约5000米的连绵起伏的山岗上,有规律地分布着女神庙、祭坛和积石冢群,已编号的遗址点共16处。大部分祭坛和积石冢的地上石砌建筑都不同程度地得以保留,并从中出土了大型泥塑人像、大量玉器以及石器、陶器等。因此牛河梁遗址是一处独立于居住区以外,规模宏大的史前祭祀遗址群。其坛、庙、冢三位一体的组合和有龙、凤、人等题材的玉器,是距今5000年前红山文化已跨进古国时代的实证,也证实了辽河流域也是中华文明的摇篮之一。

  而盗墓贼的盗掘行为不仅会造成文物的流失,也会对文化遗址的建筑结构和内部设施造成难以修复的严重损害。以牛河梁文化遗址为例,牛河梁遗址群中女神庙的建筑结构就颇具历史价值。位于牛河梁的第二道梁的山岗坡地的女神庙平面成窄长形状,南北最长22米,东西最窄处2米,最宽处9米。方向南偏西20度。庙为平地穴式土木建筑,现保存地下部分0.8B1米。庙分主体和单体两个单元,主体部分为多室相连,主室为圆形,左右各一圆形侧室。北部为一长方形室,南部为两圆形室与一东西横置一单室,横长6米,最宽2.65米,主体与南单室间隔2.05米。

  林女士告诉记者,类似的文物盗挖案以前也发生过,2008年前后朝阳县公安局曾破获过一起文物盗掘案件,盗挖行为对文物和遗迹破坏都很大。

  此次被抓获的盗墓团伙核心人物,嫌疑人姚某从事盗墓活动已有30余年,号称会“看山”以及通过看风水星象来判断墓葬地点然后进行盗掘。据说只要是姚某认准的地儿,他一定要挖到东西才肯罢手。一次没挖到,下一次再来挖,所以他常常会对同一个地儿多次挖掘,“绝不走空”。

  曾有网友质疑:为何一处文物遗址文保部门没发现,反而让盗墓贼先发现了?对此林女士表示,目前专业人员在文物发掘方面确实存在一些问题。“比如此次全国第三次不可移动文物普查的时候,我们文物系统的普查队员,翻山越岭,就凭常识去判断,没有仪器。而盗墓分子的设备却非常先进,有金属探测仪,定位仪器等等。他们有的这些设备,我们都没有。盗墓分子会看风水看星象看山势,而我们只从文物考古的角度去考察,仅有的普查力量不足以走遍全朝阳的山山水水。我们的队员走到一处发现了红山时期瓦片的存在,只能通过它来判断此处可能有遗址,然后再进一步调查。而盗墓分子可能有更多的办法,更多的设备。”

  这起规模庞大的文物盗掘案,不仅因其涉案人数众多,被盗文物价值巨大而瞩目,也引发人们对文物保护和监管的重视,及对当下流行的“盗墓文化”的反思。愿“中华民族文明的曙光”不被流失和破坏。

  记者从朝阳市检察院了解到,目前此案已退回公安机关进行补充侦查,本刊将继续关注案件后续进展。(李红笛 刘键 刘江东)

【责任编辑:齐琪】
分享到:
更多图片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