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滚动新闻 ->> 正文
分享到:

统计称“校园欺凌”大量个案被“内部消化处理”

http://www.cyol.net 2015-07-13 08:21 中青报订阅 收藏本页

来源:法制日报 陈晓英

  关注理由

  重大案件总在不经意间发生。快餐式的阅读后,案件又会不经意间从你脑海消逝。其实,有些案件值得留在你心底,因为其中有生命、有道德、有法治、有警示……每周,《法制日报》案件版都会推出“案件特稿”栏目,为你解读上周重大案件,体会其中法理情。

  上周,最令人震惊的案件莫过于“云南3男童侵犯23名同学下体”。我们很难想象,这样的恶劣行为发生在7岁的孩子之间,但越来越多的事件告诉我们,校园欺凌现象已非个案,而且呈现出低龄化的趋势。这一问题不该再被回避,需要全社会认真对待。

  7月6日,有媒体披露了一则新闻:云南3名7岁男童,在教室内,对班上10名女生、13名男生进行“体检”。所谓体检,是指用手指、木棍插入女生的阴道、男生的肛门。 

  虽然当地在通报中把这件事定义为“体检游戏”,但稍具常识的人便可判断,这样的“游戏”违背了自愿的原则,带有明显的欺凌性质。

  我们很难想象,侵害事件会发生在7岁的孩子之间。然而,一个不争的事实是,近来,“校园欺凌”事件不时在各地出现,而且施暴人员年龄有低龄化趋势。一个个本该天真无邪的少年甚至儿童却变得如此残暴,已足以让成人世界为之震惊。

  “校园欺凌”已非个案

  “校园欺凌”并非偶发事件。

  在“云南3男童侵犯23名同学”新闻震惊社会之前,类似的“校园欺凌”事件报道早已在媒体上屡屡出现。

  上个月,6月22日,一段多名女生围打一名女生的爆料视频被大量转发。视频时长1分28秒,在视频中可以清楚看到,一名蓝色上衣女生跪在地上,数名女生对该女孩拳打脚踢,并将其踹倒在地,之后,多名女生轮番上前扇其巴掌。被打女孩无处可躲,哭泣求饶,多名打人者无动于衷并互相嬉笑。

  事情发生在江西省永新县。据永新县多名网友爆料,视频中的女生均为永新县人,其中有永新县城南中学学生。“视频中说的话都是永新方言,打人原因可能是因为平时在学校有些小矛盾”。

  多名网友介绍,该视频为拍摄者发布在自己的QQ空间内,随后传播开来。

  就在同一天,有网友发图称,四川省资阳市乐至县三名未成年少女对一女孩施暴,图片中,一少女赤裸上身被三名少女包围。当地网友认出,被打女生和一个施暴者系乐至中学初中生,另两人已辍学。

  据乐至中学一名学生介绍,身着黑色衣服的黎某某和被殴打女孩是初二学生,或因为口角发生殴打,黎某某叫来陈某与范某某帮忙。

  陈某的朋友小凌透露,陈某在学校时曾多次参与打架,不是很爱学习,陈某也很少提及自己的家庭状况。

  在此之前一天,6月21日,网曝浙江一小学生遭多名初中生暴打。视频时长2分11秒,可以清楚看到,一名小男孩脖子和身上被绳索捆着,数名年纪稍大的男生对小男孩拳打脚踢,将点燃的香烟头丢入孩子衣服内,对小男孩进行追打。小男孩被逼到墙角后惊恐大喊,男生再次用烟头烫向小男孩,并互相嬉笑。 

  更早之前,“广州清远少女被多人围殴扒衣”案、“北京三男子殴打少年并自拍视频上传”案,种种案例都是那么令人触目惊心。

  据媒体不完全统计,仅今年1月至5月,媒体曝光的校园暴力事件即多达40余起。

  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针对10个省市的5864名中小学生调查显示,32.5%的人偶尔被欺负,6.1%的人经常被高年级同学欺负。浙江大学《青少年攻击性行为的社会心理研究》调查显示,49%的同学承认对其他同学有过不同程度的暴力行为,87%的人曾遭受到其他同学不同程度的暴力行为。

  由于传统观念作祟,这类事件出现两种极端情况:大量个案被“内部消化处理”;如果被曝光,往往是事态严重、行为极其恶劣的个案。

  浸染社会不良风气

  通过对近5年的校园暴力事件进行盘点可以发现,从职中生到硕士生再到小学生,由“扇耳光”到“喝厕水”再到“性凌辱”,涉及的群体一年比一年宽泛,暴力手段一年比一年“丰富”,造成的后果一年比一年严重。更有甚者,一些“校园欺凌”事件折射出孩子中间存在特权观念,成人社会中的强权勒索、权钱交易等不良风气已经浸染校园。

  安徽省蚌埠市怀远县火星小学的小强今年12岁,正上六年级。今年“五一”前,家长得知,小强经常从家里偷拿钱“进贡”给副班长小江,这些年已有数千元。孩子说,小江被班主任授予检查作业和背书的权力,如果不给钱,就不能通过检查,甚至要被逼吃屎喝尿。

  从二年级开始,小强家人发现家里总在不断丢钱,这几年,家里少了几千元钱。孩子一开始说这些钱都被拿去买东西吃了,有的用于上网,但金额太大,数目对不上,最终父亲经过努力,迫使儿子说出真相,结果令人震惊,“小孩说这些钱要拿去给副班长小江”。

  除了拿钱给副班长,小强还说出一个令人匪夷所思的事情,包括他在内,班上其他几名学生还曾被小江逼着喝尿和吃粪便。

  怀远县火星小学人数不多,小强所在的班级原先还有20多人,到了6年级,就剩下7名学生了,小江是副班长。为证实儿子所说,小强的母亲挨个走访其他几名学生,得到的答案惊人类似。

  有媒体记者在怀远县采访几名学生家长,他们纷纷诉说孩子的遭遇,经历大同小异,都是被勒索钱财,有的家长说孩子从家里一次就拿了4000元钱。而且学生被迫吃喝秽物的情节也据说多次发生。学生阿勇的家长说,孩子说,他曾被逼喝尿,第一口就喝吐了,但是小江仍逼着他继续喝下去。

  为何孩子们会如此慑于小江的淫威?据家长们介绍,小江是副班长,被班主任赋予检查作业和背书的权力。

  不给钱,小江就会把作业给撕掉扔掉,就算是背书,也不让通过。有家长说,他曾经头天晚上看孩子完成了作业,但第二天仍然接到班主任电话,称孩子作业没完成。

  没有完成作业的后果是什么,孩子说小江会向班主任告状,孩子们就会遭到惩罚。

  “孩子还是怕老师的。”家长们说,小江从二年级就开始这样“创收”,先要零食,然后逐步演变成要钱,孩子们在内心深处早已默认服从了,尽管小江比班上大多数学生都要矮一些。

  事发后,班主任和该校校长被停职接受调查。教育部门称整起事件还在核实之中。目前当地公安部门也已介入调查。

  古人云:“勿以恶小而为之,勿以善小而不为。”一个小学六年级副班长兼语文课代表,却习惯于玩弄权术,而且是以敲诈勒索为能事,并逼迫同学喝尿,这些恶行不仅属于道德败坏,而且涉嫌违法犯罪。只不过他属于未成年人,可以不追究其法律责任罢了。然而,这样的悲剧却值得我们反复深思。

  《管子·权修》中曰:“终身之计,莫如树人。”意思是说,人一生最重要的事莫过于培养人。而培养人,不在于寄希望他们能谋得多大的官位,而在于他们是否能对自己负责,是否敢于担当社会责任。《战国策·秦策》中曰:“树德莫如滋,除害莫如尽。”这句话的意思是,培养道德莫过于不断增长好的德行,消灭灾害莫过于彻底根除。

  孩子的行为是大人的投影。孩童运用权力获取私利,丢的也正是我们成人的脸。

  求解之路需社会合力

  《法制日报》记者曾采访过在北京市某区教育委员会工作的人士。他表示,引发“校园欺凌”的都是一些很琐碎的小事,甚至压根儿是没事找茬寻刺激。一些在成年人看来微不足道的小事,足以引发一起“校园欺凌”事件。

  6月24日,山西省阳泉市平定县警方接到一名昵称“叉烧肉”网友的举报,称有一伙女生经常在平定县城关中学附近欺辱同学,并将欺辱虐待的照片上传至手机交友APP“遇见”上大肆炫耀。经调查,办案民警很快锁定涉事女生王某及其同伙女伴。民警问其施暴的原因,王某称只是单纯看这种“书呆子”不顺眼,准备教训教训她。

  有舆情研究人士分析认为,目前的“校园欺凌”现象呈现出三大特征。

  参与人群女性化。媒体的统计表明,女生之间的暴力行为在今年所有暴力事件中的占比达到了32.5%,且多表现在胁迫性、侮辱性等对被害者心理产生影响的行为。如在永新暴力视频中,一群女生围着一名少女拳打脚踢,甚至轮番上前扇了其数十个耳光。

  施暴手段残忍化。回顾近几年发生的校园暴力事件,可以很明显地看出施暴者的行为正变得“花样频出”,性质愈发恶劣。从几年前的殴打、扇耳光,发展到了如今的烟头烫、拔头发、吸食粪便、筷子插下体等近乎令人发指的残忍行径。

  事件传播网络化。纵观一系列校园暴力事件,几乎所有的施暴过程都拍有视频或图片,并在微博、微信等新媒体上快速传播,从而极易引起广泛关注,而施暴者拍摄视频的动机,据调查绝大部分是出于“炫耀”。

  是什么原因导致“校园欺凌”事件如此频发?

  深究原因,一是家庭教育的匮乏,很多欺凌事件的施暴者都是留守儿童,他们从小缺乏亲情的抚慰,缺少关爱和教育,人生观、价值观的塑造得不到正确的引导;另外部分孩子在极端宠爱中长大,养成了事事以己为先、偏狭自私、冷酷无情的个性。二是全球流行文化中对暴力的大肆宣扬和美化,造成孩子心理的误区,那就是暴力可以解决一切事情。三是学校教育的缺位,在应试教育影响下,不少教师只懂“教书”,不会“育人”,过分看重分数、成绩、升学率和绩效考核,而不注重学生的人格培养和德育教化。四是对欺凌事件的惩罚力度不够,多数只是“说教”性质,很少采取法律手段予以惩罚。

  从表面上看,“校园欺凌”行为并不会造成明显的伤害结果,但是,对作为未成年人的受害方而言,则会给他们造成很大的心理伤害,这种伤害甚至难以修复。

  2015年3月,山东省青岛市胶州市第12中学的一名16岁初三学生小姜在学校的4楼跳楼自杀。原因是,小姜在整个中学的3年里一直备受同班几名同学欺凌。

  “校园欺凌”事件面临着处理难度大的问题,尤其是发生在未成年人之间的“校园欺凌”事件。

  “‘校园欺凌’事件发生后,校方固然有一定的责任,但是,这类事件一般发生在放学后这段管理真空的时段,学校管理手段难以全覆盖。”上述区教委人士说。

  此外,据这名区教委人士介绍,“校园欺凌”事件发生后,很多学生家长并不希望通过诉讼的途径来解决,而是出于对学校的信任交由校方处理。可问题是,学校并没有相应的管制能力,只能通过调解来解决。

  中国人民大学危机管理研究中心主任唐钧认为,目前对于“校园欺凌”的社会风险评估等级落后。据唐钧介绍,长期以来,“校园欺凌”事件的风险等级偏低,造成了对此类事件重视不够,从而忽略了管理。这也是“校园欺凌”得不到有效管理的原因之一。

  对于越来越多发的“校园欺凌”,求解之路,绝不仅限于对个案、孤例的调查、处理和善后,而应思考缓解和根治的办法。加强预防和惩戒,政府、学校、社会和家庭形成合力,多方面出“硬招”,进行系统性求解,这才是根治之道。记者陈晓英

【责任编辑:齐琪】
分享到:
更多图片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