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法治新闻 ->> 正文
分享到:

“黑医生”在毛坯房里做整形险将人毁容

http://www.cyol.net 2015-07-30 10:01 中青报订阅 收藏本页

来源:法制网 范天娇

  回想自己半年前来安徽合肥做的整容手术,21岁的徐州姑娘小丽(化名)很是后怕。

  “手术室就是一间毛坯房,医疗设备也是用行李箱拖着的。”小丽告诉记者,因为轻信网友介绍,自己在那里割了双眼皮、隆了鼻子,但术后不仅鼻子红肿发炎,右眼的眼皮也耷拉下来,变成了大小眼。

  近日,在合肥卫生和公安部门的介入下,小丽才知道,给自己做手术的人没有任何资质,是无证行医。

  毛坯房里整容

  记者近日接到小丽求助,称自己在合肥“黑诊所”整容失败,险先被毁容。

  据小丽回忆,今年初,她认识了合肥网友小强(化名),在聊天时透露了自己想要整容的想法,小强便推荐她认识了自称在当地知名民营整容医院工作的薇薇(化名)。薇薇告诉小丽,可以介绍医院整容技术很好的医生给她,而且这一医生在外面接“私活”,比在医院整容要便宜不少。

  2月中旬,小丽被薇薇说动了心,只身一人来到合肥做手术。“我跟着薇薇,来到一个高档小区的住宅楼,见到了给我做手术的医生王琼芳。”小丽说,进屋只有一张桌子和一把椅子,没有任何标识,就是一间毛坯房,医生的设备都是临时用行李箱拖着的。但因为薇薇说,医生是整容医院的,技术过硬,自己也就没有多怀疑,做了割双眼皮和隆鼻手术。

  手术只用了一个多小时。术后,小丽付了医生和薇薇1.6万元,回到了徐州。

  但回家后小丽发现,鼻子没有像医生说的那样恢复,直到7月,仍出现发红发胀的症状,植入的膨体也有些歪。自己本身就有的双眼皮,在术后反而出现了大小眼。于是,小丽再次来到合肥,想找王琼芳和薇薇协商退款,但遭到对方拒绝。

  假冒行医资格

  7月26日,小丽向合肥市卫生监督局举报此事。很快,瑶海区卫生监督所的工作人员在小丽的指引下来到藏身小区的“整容诊所”。

  “我先进屋的,当时王医生还在给其他人做双眼皮修复手术。”小丽说。

  记者陪同小丽来到瑶海区卫生监督所了解到,经过调查核实,卫生部门工作人员发现王琼芳的行医资格是假的,属于无证行医,还换过假名。工作人员将其医疗器械以及所有医疗资料全部查封,并告知她要进一步接受调查和处罚。

  小丽告诉记者,不是卫生部门介入,自己压根不知道对方都是“骗子”。王琼芳和薇薇当着工作人员面认错态度很好,但当他们一走,就和自己撕破脸,态度非常嚣张。

  之后,小丽和整容医院核实发现,薇薇也并不是该院工作人员。小丽当着记者的面给薇薇打去电话,对方仍称自己之前在该院工作,还称自己咨询过律师,不用承担责任。

  卫生监督所工作人员建议小丽,去正规公立医院先做治疗,注意保存假体等证据,可以走诉讼途径索赔。如果法院要调取材料,他们会全力配合。

  证据线索难掌握

  合肥市庐阳区法院法官王鹏告诉记者,如果在正规医院,接受有资格认证的医生手术,因手术操作违反法律、法规、规章和诊疗技术规范等相关规定,在医疗过程中发生过错并导致患者人身损害,会产生医疗损害责任纠纷,是民事法律关系;若是未取得医生执业资格的人擅自从事医疗活动,情节严重的行为,会构成非法行医罪,是刑事法律关系。

  “一些黑诊所行医靠熟人介绍或者‘服务周边’、或者提供正规医院不提供的医疗检查,比如B超鉴定性别等,一般比较不易被发现和举报。”王鹏说,就算发现后,在不能判断其是否造成了患者严重损害的情况下,只能由行政部门处以行政处罚。但实际上,损害可能在较长一段时间后才出现,相关部门也掌握不到这类证据线索,无法追究刑事责任,所以犯罪风险较小。

  小丽也说,给王琼芳的黑诊所掮客的不止薇薇一人。这些中间人都是熟人带熟人的方式,与王琼芳长期“合作”。记者还从卫生监督部门处了解到,由于他们没有强制执法权,有时对非法行医进行查处时有些被动,存在“门难进”、“不配合”等情况。

  王鹏告诉记者,很多民营整形医院是医疗官司的“常客”,出现过对法院传票不签收,开庭时间不出现的情况,调解工作没法做。所以确需进行整形治疗,应该尽量选择正规的公立医院,这样更有保障。   法制网见习记者范天娇

【责任编辑:邓江秀】
分享到:
更多图片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