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法治新闻 ->> 正文

女生学费被骗后身亡 南邮:入学须知含安全教育

http://www.cyol.com 2016-08-25 12:10 中青报订阅 收藏本页

来源:央广网 刘华栋 柴安东刘颖超

  央广网临沂8月25日消息(记者刘华栋 柴安东刘颖超)据中国之声《新闻纵横》报道,昨天(24日)有一条消息牵动了很多人的心,在山东省临沂市罗庄区高都街道的中坦村,被南京邮电大学录取了的18岁女孩徐玉玉在被电话诈骗骗走9900元上学费用后,呼吸心脏骤停,最终抢救无效去世。

  现在,各大高校开学临近,大学新生们都在忙着为入学做准备。徐玉玉也早已经收拾好了自己的行囊,可是现在却用不上了。徐玉玉的遭遇带给人们的是震惊、惋惜和愤怒。她是如何被骗的?现在案件的办理情况又如何?

  18岁的徐玉玉今年以文科568分的成绩考取了南京邮电大学英语专业,原本打算在8月31号由舅舅开车把她和父亲徐连彬送到南京。因为校方通知8月20日统一划扣学费,徐连彬就赶在18日给女儿银行卡上存了1万元钱。而就在19日下午,徐玉玉的母亲李自云接到了一个以“171”开头的陌生号码的来电。

  徐玉玉的母亲回忆说:“他上来问你家里有考大学的吗?我说是的,他说有一部分助学资金给你,给你上大学的补助,我就没听清,我说天天(徐玉玉的小名)你来接,她就接(电话)了。”

  徐玉玉接完电话说,对方声称有一笔2600元钱的助学金要发给她,而当天是发放工作的最后一天,要求她20分钟之内赶到ATM机进行操作。当时父亲还没下工回家,徐玉玉就赶紧拿着学费卡骑车去了最近的银行。

  徐连彬说:“孩子没接触过这些事情,也没有经验,光听骗子说很急,今天下午抓紧时间,她就慌了。”

  因为家庭条件不好,母亲身体残疾,家里全指望父亲在建筑工地打工养家,每月收入多则4千,少则不到3千,徐玉玉高中三年一直领取助学金。而据徐连彬介绍,就在本月17日,他还到区教育局交了一份申请助学金的材料。“17号那天我给她办了一个助学金,也是教育局的。人家说好了,8月25号-9月11号把卡给你寄到家里去。具体多少钱是上边分配,不管多少钱都在卡上。这个卡是通过邮电局直接邮到你家去。”

  到了银行,徐玉玉按照电话那头的指示在ATM上操作了几次,都没有成功。这时对方表示徐玉玉的这张卡尚未激活,需要取出9900元汇款到某指定账号才能激活,然后就可以在半个小时之内把这9900元钱和助学金的2600元钱一起汇给徐玉玉。徐玉玉全部照办之后,就一直在原地等。过了大约半小时,始终没有接到电话,她开始意识到有些不对,再回拨电话过去,已经提示是空号了。

  回到家后,徐玉玉把被骗的情况告诉了家人,虽然父母都安慰她说没关系,可以跟亲戚再凑些钱,不会耽误她上学,但徐玉玉还是懊恼不已,一直痛哭。“她哭,我说咱再借,她不信,她觉得爸爸挣钱不容易,妈妈是个残疾人不能干活,她心疼得光哭。”

  伤心不已的徐玉玉吃不下晚饭,坚持要徐连彬连夜去报警。父女两人在罗庄公安分局西高都派出所做完笔录,已经是晚上9点多了。“从派出所报完警后出来,不到三分钟的路,就在三轮车上歪到了。我叫她不搭腔,下来一看我就哭,我找人抓紧时间打120。”

  而罗庄区中心医院急救人员赶到时,女孩已经没有了呼吸和心跳。

  虽然后来经过抢救,徐玉玉的心跳复苏过,但最终还是因为呼吸心脏骤停在21号晚上去世了。徐连彬说,只希望能破了案子,给女儿一个交代。“我没有太高的要求,破了案钱追不回来也行,就是抓住罪犯、惩罚罪犯,对我孩子在天之灵有个安慰,这样我就心满意足了。”

  对此,罗庄公安分局西高都派出所所长梁传勤表示,分局目前已经成立专案组,全力侦破该案。

  无独有偶,同样是在8月19日下午,与徐玉玉家相隔不远的临沂市河东区汤头镇塔桥村的大二女生小芹也遭遇了电信诈骗。对方以小芹“涉嫌洗钱”为由,把她两张银行卡里的6800元钱全部骗光。小芹因为没钱缴纳学费,甚至曾经考虑办理休学手续。

  小芹回忆说:“他说因为彻查资金,给了我一个账户,让我把卡里的钱以百元为单位给他转过去,说30分钟彻查结束之后就把钱还给我,然后我就用手机支付宝把两张银行卡里的钱都转到了他给我的那个账户上。”

  昨天(24日)南京邮电大学表示,该校已经派出3名工作人员赶赴山东临沂,向当地警方了解案情进展,全力配合破案,并对徐玉玉家属进行慰问。校方表示,此前学校除了向学生发放了录取通知书之外,没有任何学校工作人员与徐玉玉联系,通知发放助学金的事宜。对于学生个人信息等问题,南京邮电大学宣传部长徐雷专门回应称:“在我们寄给学生的录取通知书中,入学须知包含了安全教育的内容,包括防诈骗内容。里面还列举了一些案例。包括防止以老师名义、熟人名义、聊天工具的好友名义诈骗。还有对学生进行安全知识测试的题目,发到每一位新生手里。”

  对于招生信息是否也有相关规范和保密制度?对此,徐雷表示,从学校层面对相关工作人员有这方面的要求,而且是职业道德的重要内容。据学校了解,电话是打到孩子母亲手机上的。对于信息是怎么泄露出去的,有待于警方来侦破案件。

  如今,一个鲜活生命因信息泄露而殒命,骗子固然可恨,可包括徐玉玉就读学校、申请助学金之类的个人信息如何落到骗子手中?诈骗电话又怎么能知道她正好要去报到?这才是问题的源头。只有以法律的手段严惩不法分子、保护好公民个人信息安全,像徐玉玉这样的悲剧才能够避免。对于案件的相关进展,中国之声也将持续关注。

【责任编辑:朱宏利】
你可能还喜欢看
更多图片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