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法治新闻 ->> 正文

岳阳市委原常委:贪女色是想把失去的青春补回来

http://www.cyol.com 2016-10-21 13:46 中青报订阅 收藏本页

来源:中国青年网

原标题:岳阳市委原常委:贪女色是想把失去的青春补回来

案情简介:韩建国,男,1955年2月出生,岳阳市君山区人,岳阳市委原常委、市委政法委原书记。因涉嫌严重违纪,2014年5月被省纪委立案调查,2015年2月被开除党籍、开除公职。因涉嫌受贿犯罪被移送司法机关依法处理。

我从一名亲民务实口碑较好的公仆蜕变为一个严重违纪犯法的罪人,有一个温水煮青蛙的过程。这一过程中,固然有外部环境影响的问题,但关键是自身的问题,外因是变化的条件,内因是变化的依据。

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扭曲了,想把失去的“青春”补回来

剖析我自身蜕变的原因,首先是自己的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扭曲了。这“三观”是一名党员干部的“总开关”。总开关出了问题,对客观事物评判的标准就会出现偏差,对自己的行为就会迷失方向,对什么是美,什么是丑,什么事能做,什么事不能做等都变得模糊起来。把过去认为不正常的事认为是正常的事,认为随大流就是顺人意,独善其身则悖常理。这样一来,就使自己的行为脱离出党性原则的轨道。我在履职过程中,由原则性大于灵活性转变到由灵活性大于原则性,由拒收红包礼金到收受再到收受巨额贿赂,由不敢近“女色”到刻意追求,甚至想把失去的“青春”补回来,从而导致生活作风上的腐化,就是“三观”发生扭曲的结果。

忘记自己是名共产党员,天天忙于喝酒应酬

党性修养放松了。没有做到“活到老,学到老,改造到老”的精神,忘记了自己是一名共产党员,把自己混同于一名落后的群众。我多年前曾经发誓要安全渡过“59”岁,但等自己一进入这个年龄段就好像是另一个世界的人了,越是接近退休时间,越是感到自己这辈子吃的亏太多了,越担心儿子在外地创业总有一天会失败,生活没有出路。我曾一度将生活作风问题视为小节,其实,许多严重违纪犯法的事都是由生活作风问题酿成的。我收受贿赂就是从收受红包礼金开始的,党性修养的行为自觉首先是要靠思想自觉,而思想自觉要靠学习自觉,我在最近的几年内,整天忙于事务性工作和应酬,天天都喝酒,根本没有时间抓学习,也没有精力和清醒的头脑反思自己过去一段时间的言行得失,古人尚有“吾一日三省吾身”的自觉,我如果能做到半年一省,哪怕是一年一省自己的行为得失,也不至于沦落到现在的地步。

定错了生活坐标,用自己所用资源帮儿子一把

群众观念淡泊了,服务“老板”的意识增强了。我原本出生草根,亲民爱民是我的本色。我从小是从困难的环境中成长起来的,对生活并无过高的奢求,但是,随着地位的变化,自我修养的放松,一个平常人的情怀逐渐在我身上褪色。尤其是在“亲商、爱商”的浪潮中,在与形形色色的老板频繁的交往中,缺乏必要的思想准备和抗体,错误地将自己的生活坐标、参照对象定位于老板,而不是一个平常人,从内心非常羡慕那些老板们的生活方式,因而也很希望自己的儿子将来也成为很有实力的大老板。正因为定错了生活坐标,就千方百计动用自己的所有的资源帮儿子一把,以致酿成大错特错!

因为我的严重违纪违法,给党组织、给社会、给家人造成巨大的伤害。我对不起党,对不起党组织中所有关心和支持过我的人,对不起我家乡的父老乡亲,过去他们以我为荣,现在以我为耻,对不起我的家人,是我的问题牵连了他们,对不起我脑海中想起的每一个人!

只有失去组织的人,才会真正感受到组织怀抱的温馨,组织真正的伟大!如果有来生的话,我一定还要当一名中共党员,一名真正纯粹的党员!

【责任编辑:齐琪】
你可能还喜欢看
更多图片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