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法治新闻 ->> 正文

贪官参加警示教育时忐忑不安 酒杯一端“一切照旧”

http://www.cyol.com 2016-11-17 11:59 中青报订阅 收藏本页

来源:中国纪检监察报 李志勇 刘一霖

  自毁纪律“免疫系统”,他“百病缠身”

  ——威海市经济和信息化委员会原主任王强严重违纪问题剖析

  参加警示教育时忐忑不安,出了会场酒杯一端“一切照旧”,收了老板钱还自称:“那是他们为了感谢我主动送来的,属于人情往来。”

  终日生活在恐惧之中,反复自我麻痹:“又不是我一个人……只要做的不是太不像话,不会轮到我。”

  组织上三番五次找他谈话,希望他对组织忠诚老实,他一条道走到黑,一口咬定:“我绝对没有问题!”

  ……

  山东省威海市经济和信息化委员会原主任王强(正处级)自毁纪律“免疫系统”,理想信念崩塌,目无组织,对腐败“病毒”彻底丧失抵抗力,落马后哀叹:“组织找我谈话时我心存侥幸,肠子都悔青了!”

  2016年4月,王强被开除党籍、开除公职,移送司法机关依法处理。

  理想信念丢一旁,落马后面对党章“感觉好多东西都是第一次学习一样”

  1

  “他私心太重,抵不住诱惑”“刚愎自用,听不进意见”,这是王强的一些领导和同事对他的评价。

  王强1963年出生,1986年11月入党,年轻的时候工作勤奋,有那么一股子闯劲,很快脱颖而出。在组织的悉心培养下,35岁即任威海市对外经济贸易委员会副主任,44岁任荣成市市长。此后,先后任威海市教育局局长、市经济和信息化委员会主任等职。

  然而,一步步顺风顺水,一点点忘了初心。功成名就之后,王强逐渐放松了对自己的要求,变得痴迷权势、热衷享乐。一事当前,考虑自己的时候多了,考虑组织的时候少了;工作中,独断专行的时候多了,民主决策的时候少了;生活上,和老板们勾肩搭背的时间多了,陪伴家人、深入群众的时候少了。

  威海市早在2004年已进行公车改革,虽然领着补贴,王强还是觉得“很不方便”。

  2010年,时任威海市教育局党组书记、局长的他灵机一动,“借来”某公司一辆价值60万余元的商务车供自己使用。2011年8月,他又“安排”该公司购置了一辆价值32万余元的轿车供自己使用,车辆使用中产生的一切费用均由该公司承担。甚至在党的十八大以后,他调离教育局,依然“照常”使用该车辆。

  苍蝇不叮无缝的蛋。眼见王强有所“求”,该公司老板顺杆往上爬,每逢节假日,都会准时送上“节日问候”。执纪人员介绍,该老板送礼时一般都是在王强办公室,带上一盒茶叶,把钱放在茶叶盒里,王强每次都坦然接受,对该公司业务多有“关照”。

  “我觉得既没有主动索贿,又没有故意设置门槛,以克扣刁难企业为要挟,那么他们为了感谢我而主动送来的应该属于人情往来,是可以收的。”落马后,王强忏悔说,他常常以这些理由来自我催眠,实际上早把纪律和规矩当成了一句空话。

  “他对党章党规是很陌生的。”执纪人员介绍,被组织调查后,王强痛悔莫及,重学党章时表示“感觉好多东西都是第一次学习一样”,常常痛哭流涕。

  2

  目无组织,落实党的要求“就像是空中楼阁,可望而不可即”

  执纪人员表示,在党的十八大以来严惩腐败的高压态势下,王强依然不收敛、不收手,顶风违纪。

  2013年12月,在明知违反廉洁纪律的情况下,王强依然出资5万元入股威海某公司(未上市)。此后,王强多次收受该公司老板以公司红利名义送的现金,可实际上,该公司并未有这么多分红。

  “他目无组织,根本不把组织纪律放在眼里。”执纪人员介绍,王强在担任威海市经信委主任期间,奉行个人主义、独断专行。2013年至2014年,他未经班子研究,个人决定威海市节能减排创新项目企业75个,给予财政补贴共2370万元。

  此外,他还欺骗组织,明知其妻子拥有威海某家纺公司股权,但在2015年领导干部个人有关事项报告中未予报告。

  “我早已忘记自己的权力是党和人民给的,只能用于为党和人民做事,却首先想到的是自己的特定关系企业,提前安排,上下协调,想方设法使自己的关系企业早得利,多得利。说到底还是贪欲思想在作祟。”落马后,王强忏悔说,他被贪欲蒙住了眼睛,党对党员的基本要求,在他那里就像是空中楼阁,可望而不可即,“甚至谁在我面前讲这些东西,心里还会觉得又在唱高调,喊口号。”

  心存侥幸,“只要不是做得太不像话,怎么会轮到我呢”

  3

  纸终究包不住火。2015年,一封举报王强收受回扣的举报信寄到了威海市纪委。

  因线索较为笼统,市纪委决定先对王强进行约谈。不料,王强对这些问题矢口否认,拍着胸脯说:“我绝对没有问题!”

  组织上没有就此放弃王强,市委、市纪委主要领导此后又多次约谈他,反复对他做工作,希望他对组织忠诚老实,说清楚自己的问题,王强依然心存侥幸,执迷不悟,最终自掘坟墓。

  “我一直有这样一种心理,认为现在社会上还存在一些不良风气,又不是我一个人,只要我不是做的太不像话,明目张胆,怎么就能轮到我呢?这种心理促使自己一而再、再而三地违犯了纪律。”落马后,王强忏悔说,就是在这种心理麻痹下,他一错再错,当组织找他谈话核实问题时,不但没有及时警醒、迷途知返,反而仍然心存侥幸,以为能蒙混过关,结果作茧自缚,悔之晚矣。

  执纪人员表示,王强心中无纪、心中无戒,不仅害了自己,还带坏一个单位风气。他在担任威海市教育局局长期间,履行主体责任不力,造成严重影响。

  在担任威海市教育局长期间,王强为满足自己的贪欲,大到校区工程建设,小到校服以及图书采购,都能捞一把是一把。在他的“示范”下,威海市教育系统多名干部走上歧途。

  2015年,威海市教育局机关及下属单位13名干部因涉嫌职务犯罪被威海市检察机关立案侦查,相关人员违法行为主要发生在王强任威海市教育局局长期间。

  “在日常工作中,党的纪律和要求自己是知道和清楚的,但也只是说在会上、挂在嘴上,在自己的内心里到底什么能干、什么不能干没有明确的界限。”落马后,王强忏悔说,无颜对江东父老,无颜对各级领导和同事,无颜对组织。

  在接受调查的日子里,王强自觉“肠子都悔青了”,开始认真学习党章党纪,他为了加深学习印象,反复抄写党章。“若他能醒悟得早些,学在平时、用在平时,锤炼党性,时常拿纪律的尺子量一量自己,又何以到如今的地步呢?”执纪人员感叹说。(本报记者 李志勇 刘一霖)

【责任编辑:齐琪】
你可能还喜欢看
更多图片更多>>